当前位置: 首页 > 代表委员风采
金伟鹏:下乡巡诊与议案调研一块儿搞
时间:2018-07-30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金伟鹏(中)正在为患者实施牙齿手术

我是江苏省淮安市口腔医院主管业务工作的副院长、种植特诊科主任,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牙医。

都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牙疼、牙齿松动或脱落,虽然一时不会危及人的生命安全,但与人的健康和幸福生活却有着直接的关联。到底有没有标本兼治的办法?多年来,我一直将这一领域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留学韩国首尔大学,攻读口腔医学博士,数项科研成果获得了韩国和国际学术界的认可。

2015年,我带着“海归博士”的头衔,来到淮安市口腔医院工作。面对医院刚刚组建,专业人才缺乏的实际,我发挥自己留学海外的优势,引进先进的医疗管理模式,组建种植特诊中心,成立种植特诊专业团队,进行微创操作和无痛诊疗,简化就诊流程、为广大患者提供规范化、人性化、个性化的医疗服务,接受专业、便捷、安全、舒适的诊疗体验。不到三年,累计实施种植修复手术1100多例。

我是从吉林延边地区朝鲜族家庭成长起来的一名牙科医生,我深知,相较于城市的居民,广大农村人口的口腔卫生状况普遍都很差,各类牙科疾病普遍存在,需要更多的关注。在医院坐诊的同时,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为广大乡村群众口腔卫生健康的普及宣传上。每个月,我都要下乡,与基层乡镇卫生院的医护人员,一起走进乡村,为老百姓开展免费治疗服务。与此同时,我也将他们面临的实际困难,对接受口腔卫生健康知识欠缺的认识,逐一收集登记,梳理归整,以便于提出有针对性的议案建议。

70岁的徐大爷就是我去年10月份下乡接诊的一名患者,身体硬朗,安享晚年,唯一揪心的就是满口牙除了仅存的4颗下牙外,其余全部掉光。

“农村人种地种了一辈子,牙掉了也不碍事,补个牙要花好多钱。”现在我还记得徐大爷第一次见到我时说的话。确实,在广大农村,受限于经济条件,许多老百姓不到万不得已,都舍不得花钱诊治牙病;即使病痛的实在厉害,也会选择到一些小医院或者牙科“黑诊所”治疗,既难以保证治疗效果,也往往会延误最佳治疗时机。

针对徐大爷的情况,我实施了手术。前后历时8个月,终于为老人种植了一口适合的假牙,并给他减免了大部分费用。看着徐大爷照着镜子,高兴地合不拢嘴,我更是由衷感到高兴。

2018年初,我荣获江苏省“双创博士”称号,并光荣当选为江苏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虽然是第一次担任省人大代表,但我清楚地知道,肩上的责任有多重。

据我了解,目前口腔专科医院尤其民营口腔医院虽然在宏观政策上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但具体的支持项目、保障流程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这种状况在全国其他地方也不同程度存在。如何统筹协调,将其纳入医保、简化手续是促进口腔医院发展的重要保障,也是便民、利民、惠民政策的体现。为此,在年初参加江苏省人代会时,我与多名人大代表联名提议,加大对口腔专科医院的财政投入及医保支持力度,促进口腔专科医院建设,为口腔医疗集团化、网络化的发展奠定基础。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口腔健康与全身健康息息相关。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每一名老百姓都能有条件到正规的口腔医院治疗牙病。目前,我正在结合下乡免费巡诊,围绕“将口腔常见病、多发病等部分口腔门诊诊疗项目纳入农村合作医疗报销范围”这一议案开展调研,准备在参加下一次人代会时进行提交。

(金伟鹏系江苏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淮安市口腔医院副院长、种植特诊科主任,口腔医学博士)

[责任编辑: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